当前位置:主页 > 刘军洛 > 刘军洛确实被收买了以前的好友爆料

选择字号: 选择字色:   选择背景色:

刘军洛确实被收买了以前的好友爆料

作者:admin

  作为中国黄金储备的主要倡导者,笔者再也不能回避刘军洛的“黄金将是中国百姓的坟墓”的荒诞观点。因为这一观点的影响已日众,已经产生了严重的误导,严重干扰了中国增储黄金这种货币金融战略核武器的进程——黄金是“纸币杀人游戏”时代的最后竞争底牌,也是世人在全球纸币危机时代财富的最后诺亚方舟。

dedecms.com

  在黄金的舆论擂台上,如果说有一个人我是最不愿意和他辩论的,他就是刘军洛。因为他是一个生活上的弱者,我对他抱有深深的同情,他曾经是这个得过且过,目光短浅,鹦鹉学舌时代的反叛者和最早的觉醒者之一。一个健康开明的社会,应该给10年前的刘军洛以机会,那时的他给央行写信,建议中国增加黄金储备。但是,他给了中国机会,但中国没有给他机会,这样一个特立独行的人不会主流所容,刘军洛流浪在多个城市的城乡结合部,流落在这个社会的边缘,与大量流浪猫为伍,靠炒作极不稳定的期货来维生,是这个时代的悲剧。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对于刘军洛来说,他现在的财富主要是话语权了。因此,与他辩论,本质上是争夺他的话语权,有可能进一步削弱他的生活基础,这是本人极不情愿看到的。因此,一年多以来,越来越多的受到刘军洛言论困扰的黄金投资者给我写信,我基本不回应,这是希望当刘军洛看到——现实已经初步证明他是错误的,他在2008年底2009年年初,黄金价格几乎最低点呼吁卖出黄金,从那时开始,国际金价已经从682美元上涨到1248美元/盎司——他能够改变自己的观点,我也希望能够联系他,与之面谈,然而对于本人来说,他消失了,我联系不上他。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遗憾的是,本人的期待的情况没有出现,他发表了越来越耸人听闻的文章,如《黄金将退出历史舞台》,直到最近5月24日的《黄金将是中国百姓的坟墓》。本来我是准备继续做“鸵鸟”的,但是近的一个信号引起了我的高度警觉,我的一位比较看重的学生,也是一个相当理性的人,以前一直是看多黄金的,最近他突然说黄金有可能将跌到200美元,这才真让我大吃一惊,现在黄金的开采成本都已经700美元左右,跌倒200美元那是痴人说梦,而这个200美元的夸张说法的源头是刘军洛。因此,现实已经不允许我在这个问题上在沉默,继续的沉默是存个人私谊,而废天下大公。 dedecms.com

  如果中国人现在真的相信了刘军洛的“坟墓论”,认为黄金跌倒200美元,并且抛出黄金,其客观效果如何呢?等于中国人自废了自己的金融“核武器”。现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全球大力推销他的裁减核武器,核武器透明化,其目的何在呢?因为他们的常规武器先进,不怕你的飞机与他对攻,它们最怕核武器的威慑,一旦让中国核武器透明化,并纳入裁减轨道,则将彻底废了中国的战略威慑力。同时,在现有美元金融体系下,在美元势力掌握主要金融常规进攻性武器的情况下,黄金、实物黄金是美元的这个泡沫体系的唯一致命“阿喀琉斯之踵”,也是世界人民遏制美元滥发纸币洗劫百姓财富的最终唯一有效的手段。如果中国百姓放弃了黄金,就等于将自己的命运彻底拱手让与美元操纵者,将自己的脖子彻底伸进了美元势力的绞索中,那才是将自己的财富保卫权和命运自觉权彻底真正地送进了坟墓。 copyright dedecms

  刘军洛由“坚决唱多”转变为“坚决唱空”是在2008年三季度,对于他的这一转变的背景,我还是了解一些的。2008年春夏,刘军洛曾经来找过我,他以前几乎从不主动打我电话,更不用说来找我。我请他吃了饭,他说希望能够给他点资金的帮助,并提出了一个数额。我是一个不受贿的媒体人,积蓄有限,但我知道,他如果不是实在很困难,不会开这个口的,而他能跟我开口,只怕也难找到别人了。因此,我当时一口就答应了,但数额只是他说的一半,并让他两天后来取。他也留下了借条,说一年归还。我虽然收下了,但是老实说,根本没想到他能还,因为他肯定又拿去炒黄金期货了,那是非常高风险的,尽管他是黄金期货的老手,但是他的性格并不适合当操盘手。

本文来自织梦

  那前后的半年是中国黄金多头最惨烈的时刻,国际金价遭遇了三轮惨烈的做空,从最高的1032美元打到最低的682美元。在这三轮的狂烈做空中,中国在黄金期货和保证金上的多头都基本被打爆了,其中著名的黄金启蒙者张卫星就是在2008年8月被打爆而破产的,刘军洛其实有可能是另一个爆仓者,正是这个时间他来找我的。而此后更有15天金价从920美元被打到682美元的超级恶性操纵。

copyright dedecms

  我与刘军洛在黄金未来趋势判断上的分道扬镳就在此之后。在2009年的11月,在黄金投资最低迷的时候,我写了《致那些拥有黄金般未来的人》,继续坚决看多,并认为做多黄金的最佳时机已经来临。此后金价一路攀升,至历史新高的1248美元。 copyright dedecms

  刘军洛这是却多头转空头,2009年1月29日在新浪博客上发表《全球再同步崩盘即将袭来——建议出脱股票、黄金》,2009年3月19日发表《黄金将退出历史舞台》。听从了这个建议的人,他们将是过去一年多的最失败的投资人。因为其间黄金价格从900美元左右上涨到1248美元,涨幅38.6%;上证指数从2000点左右涨到了最高3478点,涨幅73.9%;道琼斯指数从8000点左右涨到了后期高点11257点,涨幅40.7%。也就是说彻底踏空了一波超级行情。这些唱空黄金的断言,客观上让被影响的中国人错失了一次建仓黄金的难得机遇。 内容来自dedecms

  刘军洛为什么在黄金大反攻的前夜突然转变观点呢?这是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我不愿意猜想这背后是否有被赎买的可能性,因为人要是为了最基本的生存,只要有被赎买的价值,人出让自己的影响力以谋生,那是天经地义,是人的基本权力,谁人也无可厚非。不过,这种可能,我自己不愿相信,实际也不相信。

copyright dedecms

  更可能的缘由是,他在美元势力在2008年对中国黄金多头的空前围剿中,深受重创,对美元势力操纵国际金融市场的能力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没有参与过期货和保证金交易的人是很难想象那种日夜被煎熬,账户上的财富被一次次洗空时,人的精神上所承受的无比巨大的压力,足以使精神意志力最坚强的人崩溃。在这种被反复蹂躏的过程中,投资者会陷入对美元势力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恐惧中。这种被无限放大的恐惧,会忽视其它重要的因素,乃至本质上的内在规律。 dedecms.com

  刘军洛在2009年以后就放大了这种恐惧感。5月24日写的这篇《黄金将是中国百姓的坟墓》这篇博文,有可能是因为美元势力战略做空欧元,再次唤起了他的这种恐惧感。在他这些短文中,你已经看不到清晰严密的逻辑,更多的是主观臆断。

dedecms.com

  这种被放大的恐惧感,主客观上都夸大了美元势力的力量,导致了其对于美国国家战略演变趋势的方向性的错误判断。刘军洛将现在的美国比喻成战国长平大战的秦军,把中国比喻成赵国。这战略上的重大错误判断。

织梦好,好织梦

  从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的相对国力不断衰减,GDP从世界的66%下降到23%左右,产业经济空心化,金融业支离破碎,社会正迎来老龄化,种族和贫富矛盾都不断积累,政治上在国际社会越来越孤立,黄金储备由占全球存量的75%下降到4.9%……国际政治社会的主流研究者都认为,美国唯一超级大国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多级世界正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到来。尽管美国现在仍是世界上单一最强大的国家,它仍然暂时拥有优先出牌权,仍具有一定的反击力量,但美国的这种战略衰落的大趋势是很难扭转的。从人类历史的大国兴衰经验来看,从1776年美国建国以来,迄今233年的美国已经基本走过一个完整的奠基、发展、壮大,霸权、衰退的轮回。美国战术上的改良很难改变这种战略上的趋势。 内容来自dedecms

  在这种多极世界的大趋势下,在各国无法遏制滥发货币的欲望的情况下,在各国以滥印纸币以相互转嫁危机的囚徒困境中,在这种各国纸币恶性竞争的“杀人游戏”中,任何一种纸币都很难独善其身,他们将主动或被动地相互滥印钞票以挖对方的墙角,但反击力也必将越来越重地打伤自己,越来越动摇所有信用纸币的合法性——这就像在一块脆弱的冰面上,几个巨人在相互攻击,结果可以想见——最后冰面彻底破碎,所有人的人都会掉进冰水里。这里的冰面就是信用纸币体系,那几个互相攻击的巨人就是几种主要的纸币。 copyright dedecms

  在此情境下,黄金是唯一能够成为纸币恶性竞争的裁判者,黄金是唯一能够为纸币擂台上所有失败者清场者。即欧元危机会把规避纸币危机的投资者赶到黄金阵营,英镑危机如此,日元危机,美元危机都是如此……纸币之间打得越激烈,那么黄金地位就越坚固,国际金价上涨的就越快,这就是为什么欧元危机中,黄金价格迅速再创历史新高的原因。 本文来自织梦

  只要能够认清楚这个战略性趋势和背景,刘军洛就有可能从对美元恐惧的梦魇中觉醒过来。诚然,军洛对于中国房地产泡沫的警告是正确而必要的,我也持类似或相同的观点。对于中国经济的隐忧本人也是很强的,对于两三年的短期震荡,我认为某种程度上是难以避免的。但是我对中国的战略未来是有信心的,这重要源于中国人精神面貌和思想水平的巨大进步。 dedecms.com

  中国人民这几年觉醒成长进步的速度惊人,他们正在成长为成熟大国的公民,他们不再是只知屈膝下跪的弱者顺民,也不再是曲意迎合他人的弱国寡民,已经开始以各种姿态争取自己和自己国家的合理利益,并参与到社会监督,国家治理的行动中。如此大规模的现代公民群的崛起,在人类历史上是前所未见的,再加上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核心决策者更加冷静,更加坚强,更加自信。我相信这两种力量和汇合涌动,将有可能创造中华文明伟大复兴,人类文明凤凰涅槃的奇迹。 织梦好,好织梦

  我和军洛现在的主要区别是,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他更接近一个悲观主义者。既然我们已经活在世上,只能在乐观和悲观中选择其一,如果悲观只能绝望,而自暴自弃,自我阉割。为什么我们不选择乐观的坚强,乐观让我们对未来抱有希望,乐观让我们藐视现实的困难,乐观让我们享受精神的磨砺,乐观让我们越经受磨砺越坚定地改变这个世界——让我们的未来和我们的子孙拥有更多的幸福感。更绝不相信什么“中国人是苦命基因,美国人是幸福基因”——中国人在盛唐享福的时候,美国的地盘上只有寥寥土著人在狩猎捕鱼!

本文来自织梦

  我始终坚持认为,黄金或者美元,这是一个中国百姓的选择题,也是一个世界人民的选择题,如果选择了黄金,那就是世人就有可能夺回本属于自己的货币经济的“公正、自由、民主和人权”;如果选择了美元,那就是选择了被奴役,被剥夺、被反复洗劫的命运。何去何从,如何选择,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所有人选择的总和决定人类的命运和世界的未来。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上一篇:饭统-戴老板 下一篇:对宋鸿兵和刘军洛的黄金保值理论说几句话

随机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