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混沌与秩序 > 惠州作协主席陈雪老师文集《混沌与秩序

选择字号: 选择字色:   选择背景色:

惠州作协主席陈雪老师文集《混沌与秩序

作者:admin

  《混沌与秩序》,初看标题似乎有些不着边际,甚至有些故弄玄虚吸人眼球的嫌疑。因为“混沌”无论是从古希腊神话释义里和中国上古文化的闸述中,它都是天地分剥的开始。但往细处想,只有混沌之后,才有两极,才生四象,才有人类的一切生产生活包括创造性劳动。具体到文学发生论的狭义上来说,人们的“有德必言”也好,“不平则鸣”也罢,无论出于何种动因,不正是从蒙混到清晰,从无序到有序,从赏析到开悟,这个过程又何尝不是混沌到秩序的过程? 内容来自dedecms

织梦好,好织梦

  《枫园书屋杂谈》最大的特点就是一个“杂”字,因为收进书中的近80篇小文中,略作分类就有以下几种:一是名家佳作的读后,一个是受文友所嘱写成的书评;一类是影评、画评、剧评,还有一类是序、跋,最后一类是《东江文学》的卷首。由于题材宽泛,内容庞杂,且都是十余年来陆续发表在各地报刊的旧作居多,整理成书时,还是颇费心神。为了便于检索和规范体例,我只好把它分为四辑,即便是这样,还是显得有些冗庞杂乱。

内容来自dedecms

  不敢称之为评论集,充其量就是读书随笔集。但可以负责任地说,无论是哪一篇书评、序、跋,不管在什么时间写成的,都是受文友的嘱托而为。而且动笔之前,认认真真地读完原作,做了笔记,对文本结构,故事梗概、语言风格及表现手法都作了认真梳理。虽然没有专业评论家的新颖概念和系统的论述,但绝不是应付和忽悠之作,并尽力做到文字节制和文体实用。至于对名家佳作的赏析,无非是自己的读书笔记。读过了的文章觉得好或者不太好总要记下来,观点不一定正确,分析不一定到位,审美不一定高雅。无论是诗观、文观,价值观也许都流于肤浅,附于偏见,但自己就这点墨水、这点目光,浓淡远近,开卷了然。 本文来自织梦

  结集出版成书的理由很简单。一是对同行文友有个交代,不冲奖,不冲售;二是便于保存,闲假之时偶尔翻翻,可以发现如今的观点与以前的见解多有出入,不知是年老了,成熟了,世故了,还是审美水平提高了?但有些文章如今来写好像又写不出当初的境界。不管是哪一种情形,白纸黑字印在那里,读者自可明鉴,自己也有比照,总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枫树园是我的佗城老家,这个村名很文艺也很令人向往,其实这个地方并没有外人想象的好,只是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曾是枫树生长最茂盛的地方,在我屋对面的山窝还叫作枫树园窝。爷爷在围井头下建有一幢上三下三的的瓦房,靠南的一边还起了个两层的小阁楼,这是民国年间在这个围屋下最气派最豪华的一幢客家民居。我的童年、少年都是在这个小阁楼里度过。小阁楼的东南面开有窗户,我常常从窗口把头伸出去,看着对面的远山和土路上往来的行人,这是我接触世界放飞梦想的一面窗口。我曾不断地鼓励自己,一定要努力读书,无论如何要想法走出这条乡间小路,到一个更大的地方或者叫城市去谋生。

织梦好,好织梦

  很多往事都定格在这个小小的窗框里。阁楼里存着父亲当年用过的文房四宝和几箱书籍,白色的墙上还留着父亲手书的一付对联:“地瘦种松柏,家贫子读书”, 这是他去世后留给我们兄弟最大的一笔遗产。也正是基于这个情结,无论我去到哪里生活或工作,总要把寓居的一室辟作书房,谓之“枫园阁”或“枫园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无知才会无畏。年轻时,我对苏轼了解甚少,看见文友都有雅斋书号竟不知天高地起了个“枫园雪堂”,因为我觉得“阁”和“屋”都比堂大,就那么一个低矮的小阁楼,谓之堂再合适不过了。后来才知苏东坡贬到黄州时在草舍上起的书斋名就叫“东坡雪堂”,国学大师饶宗颐也是苏轼的崇拜者,他为了传承苏学,把书斋的雅号叫作“选堂”。天啊,我太不自量力了,竟因为自己的名字有个“雪”字,也自诩“雪堂”,想想就汗颜,于是便赶紧把它改成“枫园书屋”, 并一直沿用至今。今把文集称之为“枫园书屋杂谈”, 权当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乡愁和记念。再说所有的文章都是从这书房里草成,语无伦次也好,胡说八道也罢,总归是出自吾手吾屋。在此要特别感谢韩石山老师,在遥远的北方奇来他的历史小说《边将》和手书的“枫园书屋” 四字,为本书增色不少。 copyright dedecms



上一篇:神似WOW《混沌与秩序2 救赎》副本战斗视频曝光 下一篇:【混沌起源】D1-3 累充五千600块只为开仓库格子开宗立派

随机推荐

热门推荐